第A06版:紫琅茶座
3上一版  下一版4
 
家长熊奶奶
时代洪流里的独行者
何处不能看春花
油画中的母亲
版面导航     
3上一期  下一期4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9年8月14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时代洪流里的独行者

 

评价一件作品的好坏,赞者有之,贬者有之,不置可否者有之。所谓潮流,无非是特定时间段大多数人的品位、观点和立场。

□维愚

张艺兴的作品个人风格异常鲜明。这种鲜明度超越了我对“创作型偶像”的认知。

“偶像”这一定位源于日本。通常当一名“偶像”被冠以“创作型”的头衔,本就已卓然于众人,大可以此为傲,在一众只能张嘴等好歌的同行面前做个鹤立鸡群的存在。清醒的人该清楚,阶级固化不仅仅是个社会学概念。从偶像到音乐人或演员甚至是艺术家,是一件几乎不可能——至今为止鲜有人能完成的事。“偶像”代表着浮华的快餐文化,“音乐人”则是一个古老的,需要实力认证的身份,两者间隔着一道深深的鸿沟,大众的偏见不断加深这道鸿沟。

我第一次听张艺兴的歌,是听他的《MYM》,旋律和歌词都是抒情R&B常见的风格,副歌部分写得很好,年轻甜蜜的声线与歌曲很契合。没有新意,但好听。

“好听”是一个很空洞的评价,正如我们评价一篇小说“挺好看”一样。好看的故事能留在书店的货架上,但并不一定能留在历史的记录里;好听的歌会被点赞,收藏,然未必经得起单曲循环的检验。

接着张艺兴有了《一个人》,有了《What U Need》,有了第一张专辑和第二张专辑。彼时我沉迷于摇滚,而他作品里k-pop的味道太重,我很可惜地与他失之交臂,直到我听到了他最新的曲子《GoodbyeChristmas》。

严格来说,这首歌并不多么有新意,但它的完成度太高了。简单的钢琴伴奏,半音和转音使旋律绵延起伏,即使仍依稀可见k-pop的影子,但我看到他努力地想在抒情歌方面开辟出一条稍微新一点的路。努力得让人感动。

再回过头去听他的第二张专辑《sheep》,我开始听懂他的作品,也明白了他在想什么。从K-pop舞曲脱胎而出的trap/hip-hop曲风,与第一张专辑相比,第二张专辑里的歌曲加强了混音里的节奏部分,背景音上以旋律和鼓点的loop为主,咬字、发声不再是绵软的情歌唱法,更强调力度。国内Hip-hop风格的作品和音乐人其实有很多,但大家仿佛都在摸石头过河,看着对岸欧美人和日韩人的身影,羡慕不已又不知所措。一时间只有他明明白白地跳出来说,没事,我们自己走出条新的路来。然后拐上一旁的小路,轻轻松松地绕到众人前方去。

张艺兴很难得一点在于,在纷乱的人群中,他很快地找准了自己的路。他的编曲混音音轨丰富却不杂乱,他很清楚自己的声线该由何种效果器去处理,他的和声清亮有磁性,能为单薄的声线加分,他的高音具有穿透力,他不适合低音……他一清二楚。

太多的人看得清别人却看不清自己。

有人说张艺兴的曲风是欧美十年前流行过的hip-hop。大概是。2010年左右开始流行的蒸汽波取材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日本歌曲,披头士、齐柏林飞艇、平克弗洛伊德到现在都有人听,现在流行的东西真的比过去的好吗?是否紧跟时代真的是评价艺术作品的重要标准吗?

它甚至不能算评价标准。

艺术鉴赏是一件很容易产生悖论的事。评价一件作品的好坏,赞者有之,贬者有之,不置可否者有之。所谓潮流,无非是特定时间段大多数人的品位、观点和立场。

喜好决定观点和立场。而决定喜好的因素实在太多。大众对艺术作品的喜好取决于群体文化,个人生活和审美经历,甚至他人的评价。人性本具有动摇性。不仅对艺术作品如此,对同类亦如此。人们总是比评判自己轻率得多地评价他人,而后轻率地更改自己的评价,喜欢或不喜欢。

以这一点看来,从偶像升为歌手,也不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摇滚兴起,衰落,民谣兴起,衰老,再兴起,小众乐种如放克在有限的范围里起起伏伏,嘻哈永远只能是年轻人的音乐……然而数百年前的肖邦和巴赫却从未“过时”。他们的黑胶越卖越贵。

 
3上一篇  下一篇4  
 
   
   
   

本站网址:http://www.ntrb.com.cn/ 南通日报网络科 E-mail:webadmin@ntrb.com.cn
南通日报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