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7版:城市记忆
3上一版  下一版4
 
海门籍抗日英烈郁仁治
天生港镇的“老街”
油印机
桐油钉鞋
版面导航     
3上一期  下一期4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6年9月26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天生港镇的“老街”

 

天生港镇的“老街”

□陆乐

每当我们徜徉在通城最繁华的南大街商业广场时,不禁发问,为何南大街的周边,诸如人民路、环城路、青年路……都名之为“路”,而独独南大街名之为“街”呢?仔细推敲后才明白,原来一个“街”字其实蕴含着深厚的江海文化。

欲探寻江海文化中的“街”文化,我们不妨将视线转向通城的百年老镇——天生港镇。南通城近代化的先驱张謇先生在百年前就一眼看中了具有独特自然地理优势的天生港,名为“天生”似天而生,仿佛寓意“天以此港赐吾矣”。既然是天赐之港,独具慧眼的张謇先生自然要充分利用好发展好天生港这块风水宝地。据史料记载,1900年张謇开始筹建天生港大达轮步公司,1905年张謇又创办了通州泽生外港水利公司,而后又筹办了通燧火柴厂,天生港电厂……伴随着这些近代民族工业厂企的兴起和壮大,一时之间天生港成了通城最热闹的地方,客商云集,生意兴旺,百业振兴,从此天生港由港口码头变成为城镇,名为天生港镇。

在老南通的城市布局中,“街”和“路”是有严格区分的,通常情况下人们将城镇居住地和集聚地内的公共通道称之为“街”,而将连接城市或村庄等聚落的通道称之为“路”。简言之,“街”的两边是人们的聚居地,而“路”的两边则是旷野。所以在最初的意义上城镇中只能有“街”,不会有“路”。

既然天生港镇已经形成为城镇,那么镇上的公共通道就大多被称之为“街”。由于镇上有不少通城近代民族工业的龙头企业,所以天生港镇上的各条街道就以各自厂名来命名,其中有取名于大达轮步公司的大达街、大达后街;取名于通燧火柴厂的通燧街;还有取名于通州泽生外港水利公司的泽生街……一时之间天生港镇上街道纵横,商铺林立,工厂、邮局、轮渡、电力工业……应有尽有,住在大达街、通燧街、泽生街的居民们甚感荣耀,都以“街上人”自居,由此南通方言中的“街上人”也就成为“城里人”的专有代名词。

对于处在清末民初时的老南通城来说,一个天生港镇拥有这么多的近代知名厂企,同时还有多条以厂企名称来命名的老街,这在当时通城的各个城镇中实属凤毛麟角不可多得的。镇上的人们之所以用厂名来为镇上的道路命名,一方面“大达”“通燧”“泽生”的名称皆出自于张謇,以此作为镇上各条街道的名称,就是为了缅怀南通著名实业家张謇的丰功伟绩;另一方面,大达轮步公司,通燧火柴厂,以及泽生水利公司等企业落户天生港,对当时天生港镇的工业振兴、经济发展、民生改善,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

1910年,天生港的建港工程陆陆续续的基本全部完工,大达轮步、泽生水利、通燧火柴厂等龙头企业也相继投产运营,大达街、通燧街、泽生街的名称就被确定下来一直沿用了五十余年。“文革”期间,天生港镇各条老街的街名全部被“革命”,一夜间,大达街、通燧街、泽生街的街名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什么火炬街、长江街,还有什么红卫街、卫东街,等等。

“文革”结束后,天生港镇的各条老街也全部恢复原名,大达街、通燧街、泽生街又重回人们的视野,镇上的人们欢欣鼓舞,一看见“大达”“通燧”“泽生”人们就会想起张謇先生以及他一手创办起来的大达轮步、通燧火柴厂、泽生水利公司等等近代著名实业;就会想起当年天生港镇上车水马龙,熙来攘往的繁华景象。

后来,随着天生港电厂的改扩建需要,大达街和通燧街先后并入天生港电厂,而泽生街在政府和社会各界的关怀下进行了保护性拆迁,故而泽生街一直保留至今。如今的天生港镇上老年居民较多,有的有对故土依依不舍,有的喜欢老镇的清静平和……因此天生港镇上的两个社区居委会就分别被命名为通燧社区居委会和泽生社区居委会。

如今随着时间推移,天生港镇的大达街、通燧街、泽生街已逐渐成为历史文化记忆,形成老镇特有的“老街”文化而融入江海文化中。无论沧桑变化,天生港人永远难忘大达街、通燧街、泽生街这些蕴含历史文化的老街。

每当我站在天生港大达轮步旧址的码头时,码头上江风吹拂,波涛拍打着江岸,望着滚滚东逝的长江,不禁慨叹:“百年天生多少往事,悠悠,不尽长江滚滚流!”

 
3上一篇  下一篇4  
 
   
   
   

本站网址:http://www.ntrb.com.cn/ 南通日报网络科 E-mail:webadmin@ntrb.com.cn
南通日报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