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geDeltaX =18; rangeDeltaY = -16; drawLine(event.srcElement); MouseOutMap(); clickmap(event.srcElement);
狂人冒效鲁
市河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关于我们
下一篇4   2014年8月5日 function zoomIn() { newZoom= parseInt(ozoom.style.zoom)+10+'%' ozoom.style.zoom =newZoom; } function zoomOut() { newZoom= parseInt(ozoom.style.zoom)-10+'%' ozoom.style.zoom =newZoom; } 放大 缩小 默认        
上一期  
返回版面 版面导航

狂人冒效鲁

 

  □张祖涛

  冒效鲁赴安徽大学前,全家人最后一次合影(前排左起:冒效鲁妻子贺翘华、冒效鲁的老父亲冒鹤亭、冒怀康、冒效鲁;后排左起:冒怀科、冒怀功、冒怀滨、冒怀谷、冒怀管)

  才华早露

  冒效鲁(1909~1988),字景璠,又名孝鲁,别号叔子,元太祖成吉思汗的后裔,明末清初“四公子”之一冒辟疆后人,民国著名大儒冒鹤亭第三子。效鲁先生家学渊源深厚,少时习经史,喜诗文,有才子之名。其早岁诗作即深得康有为,陈宝琛等名家的称赏。后时与叶恭绰、胡汉民、章士钊等名士唱和。鹤亭先生对三子冒效鲁能传其学亦深感快慰,有“我有五男儿,璠也得吾笔”之句。

  如皋冒辟疆水绘园旧居1925年,17岁的冒效鲁入北京俄文专修馆学习,5年后以第一名的学绩毕业,即入读哈尔滨法政大学。1933年随颜惠庆赴中国驻苏联大使馆任秘书职,为大使当翻译。曾参加高尔基主持的全苏作家大会。汉学权威阿列克谢耶夫院士称他是“平生所见华人中不可多得的通品。”精通英、法、俄等多门外语,尤以俄语水平最高。曾校译过《顿巴斯》《成吉思汗》《屠格涅夫评传》等著作。据冒效鲁的女儿回忆:1934年徐悲鸿偕其前妻蒋碧薇来苏联举办画展,父亲冒效鲁是义不容辞的翻译。徐在使馆当场画了一幅竹马,画后要求父亲题诗,戈公振先生连诗和画一起寄到国内报上发表。徐画马驰名中外,有一次布琼尼元帅(1883~1973)对父亲说,他想要画,徐可肯给?结果徐满口答应,布琼尼连声致谢。徐回国后另画一张叫父亲转给布琼尼元帅,还谦逊地说:“上次那幅草草落笔,不成样子,故再画一幅以补缺憾……”徐临走前把画展中最得意的一幅马送给了父亲,并题“孝鲁贤兄诗人鉴存弟悲鸿时同客莫斯科”。

  1935年,中国京剧大师梅兰芳应苏联之请,赴苏演出。梅剧团在莫斯科剧目及生活安排,均由梅委托戈公振和冒效鲁操办,并与苏联国家音乐舞台演奏协会商定剧目。冒效鲁是梅兰芳的全程陪同和翻译,两人形影不离,一起去列宁墓瞻仰,献花圈。梅吊一段《探母》的快板,还拉着冒效鲁给他配四郎,当时使馆传为佳话。梅演《白蛇传》,在断桥水漫金山时有“腹痛”的动作,暗示娘娘临产,频频摸腹,冒效鲁进言说这使人联想起分娩的镜头,总是不美。梅后来在舞台上就把腹痛的动作淡化了。

  与钱锺书为莫逆之交

  作为民国才俊,翩翩冒氏佳公子,冒效鲁一时颇有眼高于顶,睥睨天下之气概。篆刻家陈巨来先生《安持人物琐忆——记十大狂人事》将冒孝鲁先生排在中国“十大狂人”之首。冒效鲁与中国近现代另一个狂傲的大学问家钱锺书先生最相投契。1938年,冒效鲁奉调取道欧洲回国,在法国马赛舟中,与钱锺书、杨绛伉俪相识,遂成莫逆,从此诗词唱和往来不断。钱钟书《围城》之董斜川即以冒孝鲁为原型。钱锺书《槐聚诗存》中,与冒效鲁唱酬之作居首;冒效鲁《叔子诗稿》中,与钱锺书赠答之篇幅最多。冒效鲁对钱锺书说“君诗工过我,戛戛填难字”,可见冒对钱之尊重。《谈艺录》撰成后,钱锺书有函致冒效鲁,略云:“此书之成,实由兄之指使,倘有文字之祸,恐兄亦难逃造意犯之罪耳。呵呵!”可见钱对冒之尊重。有意思的是,钱、冒互相尊重,爱屋及乌,致互相称赞夫人。钱锺书妻杨绛是作家,冒效鲁妻贺翘华是画家。才子才女,佳偶天成。钱锺书有《题叔子夫人贺翘华女士画册》诗,称赞贺翘华为“绝世人”“丹青妙手”。又,《叔子五十览揆寄诗遥祝即送入皖》云:“然脂才妇长相守,粉竹金松共岁寒。”冒效鲁1947年《茗座赠默存》云:“儇慧怜娇女,居然有父风。”1955年《得默存九日寄怀绝句逾旬始报》云:“几回北望倚危栏,袖里新诗锦百端。想得添香人似玉,薰炉一夕辟邪寒。”自注:“谓夫人杨绛女士。”称赞杨绛。

  更有意思的是,钱、冒是为密友,竟然又是论敌。冒效鲁《送默存讲学湘中》云:“我生寡朋俦,交子乃恨晚。……回思谈艺欢,抗颜肆高辩。睥睨一世贤,意态何瑟僴。每叹旗鼓雄,屡挫偏师偃。光景倏难追,馀味犹谴踡。”这首诗反映出,钱、冒论诗,见解不同,互不相让。难能可贵的是,二人不以争辩为嫌,反以为乐,感到余味无穷。

  抗日战争爆发,如皋冒鹤亭的大儿子,冒效鲁的大哥冒舒湮随国民政府撤退到重庆积极参加抗日救亡运动,以记者身份赴延安,访问毛泽东、朱德等,正面报道延安边区,创作抗战话剧《董小宛》,演出在陪都重庆盛况空前。也许是出于如皋冒氏与汪精卫祖父、父亲老几辈的交往,1942年起,敌占区的冒效鲁出任了南京汪伪政府的参事。社会上有议论说,如皋的冒家是两面押宝。钱钟书知道以后赋诗《答叔子》苦劝冒效鲁不要陷入过深:“龙性官中思未驯,书生端合耐家贫。敛非澜倒回狂手,立作波摇待定身。九牧声名还自累,群居语笑向谁真。白头青鬓交私在,婉转通词意不伸。”冒效鲁感念钱钟书“婉转通词”言辞恳切,一片真情,遂和诗《次答默存见寄》,表示绝不辜负钱钟书的良言善意:“白鸥浩荡孰能驯,漫说粗官可救贫。且待长歌聊遣日,但明吾意岂无人?死生师友言宁负,肮脏情怀汝最真。老柳白门渐衰飒,相思林际梦春申。”

  大学任教

  冒效鲁算是遵守了对挚友的承诺。后来,他再任汪记伪政府的行政督察专员,仍然是闲职,未见恶行。抗战胜利,1945年冒效鲁之父亲冒鹤亭即被南京国民政府聘为国史馆撰修。新中国成立前夕,冒效鲁的大哥冒舒諲潜赴河北省石家庄,后任中国人民银行总行编辑主任、专门委员、研究员。上海市解放,陈毅知道冒鹤亭栖隐沪滨,特别登门拜望。冒鹤亭见大名如雷贯耳的当年的新四军军长,新任的上海市市长竟然如此礼贤下士,一时颇感意外;冒效鲁一旁奉茶,态度恭谦,也全无当年狂狷神态。陈毅笑着从冒效鲁手中接过茶杯,和颜温慰说,知道你曾经在汪伪政府做过事,但我们做过了解,你未有恶行。眼下新中国百废待兴,你可以尽显才智。之后,陈毅即安排冒鹤亭为上海市文物保管委员会委员,解决冒鹤亭父子的生活来源问题;冒效鲁不久也被聘为上海复旦大学教授。1957年,冒鹤亭赴京居住在大儿子冒舒湮处期间,父子均受到毛泽东、周恩来的礼遇;毛泽东高度赞扬明末冒辟疆的民族气节。如皋冒家,恭逢盛世,锦绣繁华。

  解放后,冒效鲁除了在复旦大学外语系工作,并兼任商务印书馆特约编辑及商业专科学校俄文教授。1958年,为了支援安徽创办安徽大学,冒效鲁奉调安徽大学任教。为了新中国的教育事业,他义不容辞,毅然举家迁居合肥。86岁高龄的冒鹤亭因不舍儿子离沪,忍不住放声痛哭,临行前一家到上海最好的万象照相馆合影留念,这是冒鹤亭一生最后的一张照片。冒效鲁是首批参加安徽大学建校的仅有的几位教授之一。安大对复旦大学去的冒效鲁等人也很照顾,分配了宽敞的住房和最好的家具。令冒效鲁高兴的是他拥有了一间近20平米的书房。他一生嗜书如命,以“生有涯而学无涯”自勉。此外在新建的校园里,蟋蟀很多,冒效鲁童心不泯,有时晚餐后拿着电筒带着小儿子去捉蟋蟀,回家后斗虫一番,人生一乐也。

  在安徽大学任教期间,冒效鲁兼任了中华诗词学会顾问,安徽省文学学会顾问,安徽省考古学会理事及太白楼诗词学会会长等职。焕发了新的生命。有人说,知识分子最容易翘尾巴,年轻时就以狂闻名的冒效鲁似乎未能免俗。有一个故事说的是1960年9月,虽说当时大家饥肠辘辘,但安徽大学新生入学迎新会的气氛倒还算热烈。在教学主楼的阶梯教室里,除英、俄语专业的六十名新生外,还有应邀到会的老师和老生代表。系主任致简短的欢迎辞后,便是文娱表演。老生代表演唱些英、俄语歌曲后,来自黄梅戏之乡的一位新生献上一段原汁原味的黄梅戏,给现场带来个小高潮。这时主持会议的副主任走到冒效鲁教授面前恳切地说“冒老,来段京剧清唱怎么样?”坊间都说这位冒效鲁在三十年代梅兰芳访苏演出时任过翻译,唱起京剧来字正腔圆,可眼下无论怎么劝说,他都脸红脖子粗地予以拒绝,眉宇间还透出一股狂狷之气。这究竟是为什么呢?不久答案便露出端倪。一个月劳动教育之后,一次有学生到主楼顶楼的阁楼上早读,不经意间看到有的大字报尚未完全撕去,其中有一张就是批判冒效鲁的。经过思想改造,特别是反右,老师们的灵魂已经被触及得够彻底的了,教授们一个个噤若寒蝉,但是,冒教授却是个例外,平日里他特立独行,在反右倾的当口,还直抒胸臆,把高校掀起的大学生自编教材以摒弃传统教材之举,说成是“拆了七层教学大楼盖茅草房”。这一顶风论调在当时无疑要招来一顿批判。原来,迎新会上他还是余怒未消。

  “吃亏的”晚年

  1962年在广州会议上,周总理作《论知识分子问题》的长篇报告,肯定了知识分子中绝大多数“已经是工人阶级的一部分”。陈毅副总理指出“工人、农民、知识分子,是我们国家劳动人民中间的三个组成部分,他们是主人翁。”听了广州会议的传达,对陈毅副总理给知识分子脱帽加冕之说,冒效鲁教授是喜形于色。当时的系主任就预言道“老冒又翘尾巴了,将来还是要吃亏的。”

  果然,1966年“文革”刚一开始,他与曾在复旦就赫赫有名的大右派王恒守教授就被校领导人作为靶子最早抛了出来,但他毕竟是炼就的一名“老运动员”了,也没有因此吓破了胆。文革过去,1985年暮春,他的学生林之鹤在安徽大学校园里遇见他,他眉飞色舞地告诉自己的学生“钱钟书来信了!”想当年,冒、钱两位青年才子(当时冒二十九岁,钱二十五岁)结为好友,终生保持联系长达五十年之久。与林之鹤交谈时,冒效鲁提到“听说你(林)就要去美国讲学,别说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了,就是你们安徽的传统文化讲的也就了不得了!庄子、姜子牙、管仲、张良、三曹父子(曹操、曹丕、曹植)、鲁肃、周瑜、华佗、嵇康、包拯、朱熹、华昇、梅尧臣、朱元璋、戴震、方苞、李鸿章、刘铭传、程长庚、吴敬梓、詹天佑、陈独秀、胡适、陶行知、黄宾虹、吴作人、邓稼先、杨振宁,还有文房四宝——”,他以百科全书般的渊博知识,如数家珍地一一道来,几乎囊括从古到今的所有安徽名人。说完之后,冒效鲁又说了一句“要是让我去讲,那就更有讲头了!”林之鹤心想,那倒是千真万确的。当时,林之鹤幽默地说了一句:“冒老,你误了班车了,老美不是看你年事已高了吗,怕你回来后没有多少‘放毒’的机会了呢!”听了林这个晚辈和后生的玩笑话,冒效鲁却毫不介意,竟哈哈哈大笑起来。

  1988年,80岁的冒效鲁教授与世长辞。至今,冒效鲁离开人世已27个年头了。他的学人风骨,一个旧知识分子对祖国的赤子之心,秉承着孜孜好学,一生未向厄运低头。他把俄国莱蒙托夫的诗句“在风暴中求安宁”作为座右铭,做一个终身呵护文化若生命的学者。永远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他的灵魂永远铸刻在二十世纪中国文化史上。

 
下一篇4    
 
   
   
   
本站网址:http://www.ntrb.com.cn/ 南通日报网络科 E-mail:webadmin@ntrb.com.cn 
南通日报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推荐使用屏幕分辨率为1024*768像素
function submitCheck() { if(document.all("content").value.length>1000){ alert("评论内容超过1000字!"); return false; } if(document.all("content").value.indexOf(""+ document.viewform.nodename1.value; document.viewform.title1.value=escape(document.viewform.title1.value); } else{ document.viewform.title1.value = document.viewform.title.value; document.viewform.title.value=escape(document.viewform.title.value); } document.viewform.nodename.value=escape(document.viewform.nodename.value); document.viewform.channelname.value=escape(document.viewform.channelname.value); }else { if (document.viewform.isnodecomm.value == 1) { document.viewform.title1.value = document.viewform.channelname1.value +"-->"+ document.viewform.nodename1.value; document.viewform.title1.value=escape(document.viewform.title1.value); } else { document.viewform.title.value = document.viewform.title1.value; document.viewform.title.value=escape(document.viewform.title.value); } document.viewform.channelname.value = document.viewform.channelname1.value; document.viewform.nodename.value = document.viewform.nodename1.value; document.viewform.nodename.value=escape(document.viewform.nodename.value); document.viewform.channelname.value=escape(document.viewform.channelname.value); } document.viewform.submit(); }
关闭